<wbr id="npbxl"></wbr>

    1. <wbr id="npbxl"><pre id="npbxl"></pre></wbr>
        <form id="npbxl"></form>

        <form id="npbxl"><span id="npbxl"></span></form>
      1. ?
        ?
        ?
        ? 地 方 北京?上海?重慶?天津?河北?山西?遼寧?吉林?江蘇?浙江?深圳?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內蒙古?黑龍江
        ??頻 道 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福建?港澳臺?安徽
        編輯部留言、投稿郵箱: Email:jdgz315bjb@163.com
        新聞網頁圖片視頻
        ?

        話當年,烽火一丹心 汪鋒、王銘軒二三事

        時間:2021年02月02日信息來源:焦點關注網收藏此文 【字體:

        登樓賞月光,江渡似騰驤,兩岸燈明滅,三江影莽蒼,覺涼添征衣,展圖思戎方,初盡運籌意,晨曦映北窗。
        1949年10月6日時任十九軍政委的汪鋒在經歷牛蹄嶺戰役大捷后,到達漢江白河縣城。當晚恰逢中秋節,他登上縣城國民黨中央銀行大樓推窗賞月。這是他即興賦詩。詩中英氣在身,豪情滿胸,表達了一個革命者的堅定信念,無窮力量和對未來的美好希冀。
        歲月流淌,時光穿梭,七十有二彈指一揮間
        今天讀這首詩讓我們不禁想起遙遠的戰爭年代的烽火煙云,想起汪鋒與王銘軒的多次交往,亦鄉亦友的往事……
        (一)
        上世紀1936年正是中國向何處去的關鍵之時,這一年在中國發生了一件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張、楊兩將軍扣押了不抵抗的蔣介石,后來在中國共產黨的力主下張、楊釋放蔣介石,和平解決西安事變,促成了國共第二次合作及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此間為了對付親日派重兵征討西安,中國共產黨派徐海東、程子華等將領率紅軍十五兵團和楊虎城的許權中獨立旅駐扎在藍田至潼關一帶,雙方共同組成聯合陣線阻止國民黨中央軍對西安的征討。派駐許權中獨立旅的共產黨特派員汪鋒也隨部隊來到藍田,在藍田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運動。
        1937年1月28日在藍田西關召開了五萬余人參加的紀念淞滬抗戰五周年大會,王銘軒時任德泰祥錢莊老板也從鄭州專程趕到家鄉藍田參加這次大會。五萬多人的大會在藍田歷史上可謂盛況空前,大會由趙伯平主持并做報告,楊虎城部獨立旅許權中、汪鋒和紅軍十五軍團的代表周碧泉出席大會。會場內外人山人海,五顏六色標語貼滿大街小巷,鮮艷的紅旗在城頭和西關會場迎風飄揚,用柏枝搭成的彩門也顯得格外醒目。王銘軒有生以來頭一次見到在藍田有這么聲勢浩大的場面,他的心弦一下子被這沸騰的聲音震撼了。他在想共產黨真不一樣啊,把這么多莊戶人家發動起來絕非易事,共產黨一出手就如此得民心,不同凡響,看來將來的天下遲早是他們的。
        美國女記者史沫特萊和英國記者詹姆斯.貝特蘭也由王炳南陪同出席大會。大會慶祝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宣傳共產黨《八一宣言》精神,宣傳張、楊的八大主張,大會發表了《宣言》和《告藍田各界人民書》。會后數萬群眾手持彩旗,高呼口號,浩浩蕩蕩涌向街頭游行。英國記者貝特蘭多年后在她所寫的《中國第一幕》一書中這樣說道“這次大會使農民都被很好的武裝起來了”“這是一次武裝示威”“西北這場運動已經有了一個群眾基礎。”
         
        會后王銘軒很想見一見汪鋒和趙伯平這兩位在藍田進行革命活動,被家鄉人傳的神乎其神的共產黨人。他大步來到縣城穆家巷紅十五軍團駐地玉山考院,門前兩個紅軍小戰士持槍站崗,穿著不同服裝的人進進出出,顯得十分繁忙。王銘軒向崗哨說明來意后哨兵告訴他“汪鋒同周碧泉剛巧在院內。”王銘軒小心翼翼走進院內,正想打聽汪鋒在哪個房間,只見一個個頭不高年約二十五、六歲身穿陜軍獨立旅軍裝的青年男子從房內走了出來,一開口便笑著說道:“兄弟是汪鋒,那位找我?”王銘軒連聲答應。汪鋒笑著說:“不知這位老哥找兄弟有何貴干?”王銘軒見此人是汪鋒,不由自主仔細打量。只見汪峰態度和藹、樸素實在,眉宇間透露著一股英氣,渾身上下充滿蓬勃向上的活力。他正想抱拳施禮,汪鋒卻微笑著將雙手伸了過來與他握手。兩人在院中一個石桌前坐定。王銘軒自報家門:“兄弟王銘軒藍田白鹿原人,西安德泰祥錢莊經理專程前來拜見鄉黨。”汪峰眼睛一亮,“先生莫非就是白鹿原賑災救民的王銘軒先生?久聞先生大名,興教辦學,賑濟災民的事跡已在西安和藍田廣為流傳。今日一見方知先生真乃熱血男兒愛國愛民之人。”王銘軒拱手說道:“不敢當,不敢當!你和趙先生在家鄉的大名早已如雷貫耳,也讓兄弟十分佩服,你們在家鄉鬧革命發動農民抗糧抗捐抗丁,后來又組織渭華起義,真是了不起。今日一見想不到你竟如此年輕,氣度不凡,你們共產黨真有能耐!”汪鋒笑著說:“王先生過獎了,實際上共產黨人和老百姓一樣都是極普通的人。”汪峰看到王銘軒是一個有正義感,積極向上的老鄉,又進一步開導他;“只是我們代表了窮苦大眾的利益,為了普天下勞苦大眾的翻身解放而奮斗。就像今天,為了抗日救亡我們大家走在了一起。往后凡是抗日的,大家都是朋友。今后抗日事業若有需要王先生幫忙之處,還希望你鼎力相助。”汪鋒爽朗地大笑起來,王銘軒也大笑起來。最后王銘軒表示:“今后有用的著兄弟的,絕不含糊。”這最后四個字包含了王銘軒后半生的心血意志與力量。兩個人一見如故,談得很是融洽。這時值班員喊開飯了,只見他們每人領到的只是兩個紅薯一個黑饃一碗玉米糊一碟咸菜,汪鋒挽留王銘軒一起吃飯,王銘軒推說有事便告辭出來。
        王銘軒這次家鄉之行同共產黨的短暫的接觸,初識汪鋒,已使他對共產黨有了新的認識。共產黨人的生活簡樸,謙虛禮讓,官兵一致,尤其每個戰士的民族自尊心和革命的樂觀態度在他心靈深處產生強烈震動,受到一次深刻的洗禮。這,在王銘軒未來的人生中是一個及其重要的轉折點。
        (二)
        從1937年1月與汪鋒等人結識后,就同這些共產黨人有了不解之緣,成為好朋友。此時王銘軒在西安成立一家新公司——大千貿易貨棧,從事貿易往來,同時又組織了三個運輸隊,承擔西南、西北、山西、河南前線的軍運任務,多次用自己的運輸隊,把重要的軍用物資運送到前線,運送到陜甘寧邊區。運輸隊多次遇到日軍的轟炸,行程異常艱險,多次王銘軒身先士卒親自帶領運輸隊長途跋涉,特別是向中條山運輸藥品的馱隊,他更是格外關照。不管是棉紗藥棉或是各種散劑、片劑、丸劑、酒精等物品,他都堅持給每匹騾子馱架上分別馱裝,即使有騾馬被炸翻,但是剩余的也能順利到達前線。抗戰的烽煙中,王銘軒看到的是一個個英勇不屈的身影,他們不為強暴,勇敢殺敵,誓死保衛家鄉的英雄氣概,給了王銘軒極大的鼓舞和力量。回到西安的第二天他就多方籌措,先從錢莊取出庫存銀兩,又向兄弟公司拆借一部分,還不夠,再向商界朋友、向老鄉、向自己的親戚,能想到的,能找到的,都找了一個遍,湊成一萬大洋,親自駕車給省后援會送過去。一萬大洋在當時是非常大的數字,王銘軒一次捐贈。
        隨著戰爭的進展,戰斗變得更加殘酷。由于陜甘寧邊區被國民黨政府封鎖圍困,物資供應日趨困難。這時汪鋒想起了西安德泰祥錢莊的王銘軒,請他想辦法幫助解決邊區急需物資。王銘軒利用商界的關系為邊區政府籌措大批糧食藥品布匹茶葉等,他還用現洋將汪峰開出的物品清單一一落實,存放在東關貨庫和大白楊倉庫中,由西安八路軍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化裝成商人直接從庫中提貨。
        不久汪鋒又再次登門,請他務必幫助把陜甘寧邊區使用的“邊幣”兌換成全國流通的銀元。邊幣兌換銀元這可給王銘軒出了一個大難題。他久久地看著汪鋒半天沒說話。因為邊幣在西安根本不流通,邊區與西安之間敵人封鎖很嚴,一旦查出就是通共就要殺頭。但是汪鋒交辦的事就是風險再大,王銘軒也要干。“好吧,兄弟。”他攥了攥拳頭。汪峰雙手握住他的手,一時未能說出話來。之后王銘軒先通過存貸方式,直接付現洋給汪鋒,然后又通過老友毛虞岑找到胡宗南部隊的關系,開出了通往邊區的通行證,再派人到陜北購買毛皮鹽巴中藥材,這樣可以消化一部分邊幣。為了兌換更多的邊幣王銘軒還利用自己在西安商界人緣好,臉面熟的條件,親自到三原涇陽鳳翔寶雞等地找那些經常到陜北做生意的人,先給他們提供邊幣,讓他們到陜北使用,一擔生意做完王銘軒再派人用現洋結賬,多退少補。兌換邊幣,說是兌換,實際上是幫助邊區政府解決緊缺的硬通貨,是純粹的幫忙。王銘軒每次都大包大攬把邊幣收下來,并付給汪鋒現洋,而自己則想辦法把邊幣化整為零,慢慢消化掉,兌換不了的,消化不了的,只能按壞賬處理,總之不能讓共產黨朋友吃虧。
        抗戰時期王銘軒和西北局共產黨的聯系是通過他在東關的仁太和大藥房以及藍田鹿走鎮的中共地下交通站進行的。汪鋒等共產黨人從王銘軒那里究竟得到多少錢,為部隊籌集多少給養,為邊區解決多少急需物資,王銘軒從不記賬,誰也說不清楚。
        在抗戰最艱苦的歲月里,黨中央和陜甘寧邊區通過兩條戰線打破了國民黨的經濟封鎖,一條是實行生產自救,開展大生產運動,上至中央領導,下至普通干部戰士,自己動手開荒種地,紡線織布,豐衣足食。另一條路是通過統一戰線所開辟的各種渠道,與國統區做生意,發展貿易搞活經濟。兩條戰線所起的作用,一條相當于自己“造血”,另一條是相當于從外部“輸血”,相互配合,互相彌補,最終粉碎了國民黨的經濟封鎖,使陜甘寧邊區度過難關。王銘軒作為西北地區共產黨汪鋒的朋友,我黨重要的統戰對象,在陜甘寧邊區艱苦歲月里,冒著危險慷慨解囊,為邊區克服困難,發展經濟,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三)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部投降,舉國上下一片歡騰,王銘軒也和全國人民一道歡慶這個來之不易的勝利。然而蔣介石賊心不死,抗戰勝利不到一年向我解放區發動進攻。解放戰爭是從李先念領導的中原軍區突圍那一天正式開始的。這一重大事件又把汪鋒推向了歷史舞臺的中心,歷史也同樣給王銘軒賦予了一個重要角色。
        1946年6月26日蔣介石三十萬大軍圍攻我中原解放區,以李先念、王震、鄭位三等為首的中原軍區奉命向北突圍。中共中央指示西北局做好接應工作,汪鋒接到西北局書記習仲勛命令后,立即帶了五名隨員從馬欄出發,他化裝成國民黨少將,一路上還算平靜,順利到達約定地點黃沙嶺。9月中旬汪鋒和李先念相會在丹鳳縣,24日中共豫鄂陜邊區黨委宣布成立,汪鋒任書記和軍區政委。
        豫鄂陜根據地的成立國民黨當局十分恐慌,他們發動了大規模的圍剿,并進行嚴密封鎖,根據地的經濟變得力不從心,物資供應相當困難。這時汪鋒又記起了王銘軒,想請這位老朋友再次出手,由于當時敵人在通緝他,不便出面,于是派一位叫趙子和的同志到東關仁太和大藥房,秘密會見王銘軒。一天自稱“白鹿原貨郎”的趙子和搭乘一輛馬車來到西安東關。他首先通過仁太和藥房的伙計打聽王銘軒,小伙計告訴他王掌柜在東大街的大千貿易貨棧。第二天趙子和又扮成進貨的“齊老板”來到東大街。王銘軒正在貿易貨棧上房內,聽說一位買藥材的老朋友尋訪,立即將客人請到后房。雙方一見面,王銘軒覺得客人面生,忙問道:“老哥眼拙,請問兄弟尊姓大名,找我貴干?”趙子和回應道:“王掌柜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咱們見過一面呀,我姓齊名林,做藥材生意。今天想和王掌柜做一筆大生意,因為事關商業機密,我想和王掌柜單獨談一談。”說著用余光掃了一下旁邊的伙計。王銘軒立即示意伙計退下。趙子和壓低聲音說:“不知王掌柜還記得汪鋒不?”一聽“汪鋒”二字,王銘軒臉上倏然變色,馬上制止道:“先生慎言。”說完快步走出房門,見四下無人,又返回屋內,問道:“先生是如何認識汪鋒的?”趙子和沒有正面回答,反而神秘地問道:“王掌柜還記得‘淞滬’二字嗎?”王銘軒聽到淞滬二字一愣隨后回答道:“記得,記得,‘勝利’!”原來王銘軒和汪鋒在抗戰期間多次接觸,兩人最后一次見面時,汪鋒告訴他,今后如果有急事而他不便來找時,會派人來,聯絡暗號是“淞滬”回答是“勝利”。
        確認了趙子和身份后,王銘軒喜出望外,連忙抱拳說:“先生果然是汪先生派來的。我雖然不是共產黨,確是共產黨的朋友。國共和談破裂后,西安形勢緊張的很,50萬人的城市竟有五六千特務,他們四處搜捕共產黨,動不動就抓人,鬧得人心惶惶。這次不知汪先生派你來有何事,說出來,我一定照辦。”趙子和直截了當地說:“汪先生請你幫忙解決一些活動經費。”王銘軒說:“眼下物價飛漲,德泰祥錢莊也很困難。既然汪先生求我,說明他比我困難。湊巧,貨站還有袁大頭銀票五千元請拿去先用,以后若再有需要,盡管吭聲。”王銘軒緩了口氣繼續說道:“為了避免特務跟蹤不要再到貨棧來,也不要去錢莊找我,接頭地點改在蓮湖公園的奇園茶社,那里人多嘈雜反而安全。”說完,王銘軒取出銀票交給趙子和。趙子和說:“下次來接頭的也不一定是我。”于是雙方約定了新的聯絡暗號,握手而別。
        伍仟元大洋的銀票對于處在敵人包圍中的汪鋒,對于艱難中的根據地乃至于對整個西北局來說,那可真是雪中送炭吶!
        (四)
        蓮湖公園這是西安歷史與文化悠久的一處名園。唐代西內太極空的正南門(承天門)所在地。明代秦王朱樉在這里建了一座自己的王府花園。利用其高低不平的地勢,引注通濟渠水,開鑿人工湖泊,廣植蓮花因此得名“蓮花池“。清代對其進行疏浚,至1916年更名為蓮湖公園。蓮湖公園水面寬闊,微風起時,漣漪蕩漾。湖心建有一島,以假山亭榭園圃點綴風景,更有茶亭飯舍掩映其間,是一處納涼休閑的好去處。奇園茶社就設在此地。
        說起奇園茶社可不一般。它是當時中共中央社會部領導下西安情報處的秘密聯絡點,經理是西情處機要科長王釋奇,他的公開身份是《秦風日報》經理。奇園茶社日常管理則由地下交通員梅永和負責。茶社大門兩邊有幅對聯,上聯“奇乎?不奇,不奇亦奇”下聯“園耶?是園,是園非園”橫額為“望梅止渴”。這幅對聯巧含王釋奇、梅永和這兩位地下工作者的名字,暗含秘密聯絡之意。黨內同志每逢來此,望其對聯,會心一笑,有一種“到家了”的感覺。奇園茶社的投資人是西情處地下電臺臺長兼后勤負責人王志廉,他是我黨領導下西情處的一個重要成員,其公開身份是“春生永車行”老板。起初西情處的秘密聯絡站設在西安碑林附近的府學巷20號,這里來往的人較多,為了避免敵特的注意,西情處決定再建一個聯絡點,主要負責和共產黨的同情者及社會各界其他人士的聯絡,搞統一戰線工作,搜集和傳遞情報,于是就建了這個以茶館為掩護的第二秘密聯絡點。王銘軒因生意上的事情和王志廉多有來往,兩人成為好朋友,而梅永和又是王志廉的把兄弟,如此一來王銘軒成了這家茶社的常客。可見王銘軒不僅是共產黨高級干部汪鋒的朋友,還是我黨西情處的統戰對象。
        奇園茶社設在湖心島上,位置僻靜但來此談生意的人卻很多,成為西安城里三教九流、各類人物云集的地方。茶館環境幽靜,場地簡潔不奢華,來客不分等級喝茶聊天,常常是茶客滿座,人聲鼎沸,談起事來聲音互相遮掩,這就給地下工作者提供了有利條件。
        今天王銘軒就在奇園茶社與汪鋒派來的李文同志接頭。王銘軒拾級而上,來到奇園茶社,走進翠湖軒房間。伙計沏好茶,王銘軒脫帽坐定,靜等李文和他接頭。不多時一個頭戴黑紗禮帽,身穿青色稠袍,鼻夾墨鏡的人掀簾而入,看到此人這身打扮,王銘軒下意識站了起來,木訥的看了片刻,心里直犯嘀咕,這人不是李文,他是誰?敢進翠湖軒!不等他想明白,“久違了,王掌柜。”來人雙手抱拳坐在椅子上。“是你,汪……”王銘軒話到嘴邊又縮回去。“不錯,是我!”“你怎敢,外面狗那么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深的龍潭我也敢闖!”汪鋒氣定神閑笑著說道。原本安排好李文來接頭,前幾天在執行另一項秘密任務時不幸被捕,事情十萬火急,沒有更合適的人選,汪鋒便親自出馬。汪鋒一邊喝茶一邊小聲對王銘軒說:“最近前線仗打得很激烈,敵后方我們的地下交通站又遭到敵人破壞,物資非常缺乏,現急需兩車藥品和七千大洋。這是藥品清單,三天后老地方接貨。”所謂老地方就是東關倉庫、大白楊倉庫。說完,汪鋒提高了聲調:“多謝王掌柜!大生意,大手筆呀,佩服,佩服。”挑簾,揚長而去。
        全國解放后,1950年4月汪鋒在北京參加第一次全國統戰工作會議后回到西安。他在中共西北局傳達會議精神時講道:“我們要統一黨內思想,提高對統一戰線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的認識,不要以功臣自居,忘記或者放棄那些曾經幫助和支持過我們的人,我們要著力解決和糾正‘左’的關門主義傾向。”汪鋒特別以王明軒這個黨外人士為例,印證西北局如何貫徹落實黨中央統一戰線精神的。他說:“在長期的革命斗爭中,在我西北局遇到一個又一個危難時刻,王銘軒伸出朋友之手,援助之手,幫我們渡過一個又一個的激流險灘,走向波瀾壯闊的海洋。他與我們共產黨人風雨同舟,出生入死,憂國家之憂,急共產黨之所急,這就是我黨統一戰線精神的光輝體現。”汪峰的話是對王明軒最中肯也是最好的評價。多年之后,汪鋒再次見到王銘軒時拍著他的肩膀,詼諧地和他說道:“感謝你呀,我們西北局的‘提款委員’”。
        從西安事變后,從認識汪鋒的那時起,王銘軒對共產黨就心悅誠服,感到這些人是國家棟梁,中國未來希望,所以他幫助共產黨義無反顧,不求回報。他一諾千金,只要汪鋒交辦的事,上刀山,下火海也要辦到,甚至不惜生命。在國共兩黨你死我活的斗爭中,王銘軒的心理天枰早已站到了共產黨一邊。他支持共產黨,盼望共產黨解放全中國,讓全國的老百姓翻身解放。
        穿越歷史的天空,遠眺戰爭的風云。今天雖然汪鋒、王銘軒早已長眠地下,但他們的風骨與精神卻萬古長存,他們為中國革命的勝利,為中華民族站起來,披肝瀝膽,寧死不屈,執著前行所做出的豐功偉績,將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鐫刻在共和國的光輝史冊上,也將激勵著我們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繼續堅持統一戰線,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努力奮斗。
        (作者:張麒祥2021年1月)
         
         
        (編輯:張誠)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熱門文章

        欧美一级特黄大片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