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npbxl"></wbr>

    1. <wbr id="npbxl"><pre id="npbxl"></pre></wbr>
        <form id="npbxl"></form>

        <form id="npbxl"><span id="npbxl"></span></form>
      1. ?
        ?
        ?
        ? 地 方 北京?上海?重慶?天津?河北?山西?遼寧?吉林?江蘇?浙江?深圳?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內蒙古?黑龍江
        ??頻 道 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福建?港澳臺?安徽
        編輯部留言、投稿郵箱: Email:jdgz315bjb@163.com
        新聞網頁圖片視頻
        ?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以改革詮釋“新屯墾”

        時間:2021年06月07日信息來源:新華社記者李志浩、何軍收藏此文 【字體:

         屯墾興則西域興,屯墾廢則西域亂。
         作為新中國建設“新的新疆”一項戰略創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于1954年組建。
         中央政府在西域新疆大規模屯墾戍邊,始自2000多年前的西漢。新中國成立后,通過創造性轉化歷史遺產,黨中央以兵團這一重大制度創新,確保“南泥灣”的屯墾奇跡,在新疆兩大沙漠邊緣、在千里邊境線延續。
         黨的十八大以來,深化改革在兵團全面啟動,紅色大地釋放出前所未有的發展活力。
         改革風吹“三五九”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改編自三五九旅的第一野戰軍第二軍步兵第五師,隨王震將軍“凱歌進新疆”,帶著“南泥灣”的屯墾經驗,奔赴蒼茫的塔克拉瑪干沙漠北緣。
         英雄的部隊,就此扎根大漠,整編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一師(后更名為第一師)。而英雄的拓荒,一舉改變了邊疆的千年樣貌。無數田陌連片、渠系縱橫、林帶成網的生態綠洲,在戈壁荒漠中“憑空而來”。
         年過五旬的重慶人王永芳,成為新“三五九人”快30年了。家鄉山多地少,兵團第一師成了她第二個家。
         前人拓荒,40畝地交付給王永芳,這是她到新疆前從未奢想過的。
         但種什么、何時播種、如何管理、何時收獲、到哪里售賣,卻并不由她說了算。
         “不讓你種,你連鋤頭都舉不起來。”初來乍到,王永芳很不適應,到處是不容分說的生產指令。
         但這些她不能做主的,恰是當時屯墾奇跡的核心——效率。
         兵團成立以來,實行黨政軍企合一的體制。尤其在相當長時間內,兵團實行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所有的種植經營環節,全由這套龐大的經濟體制統一指揮。
         這一能精確管理到每粒種子的“巨無霸”,確保了先進的種植技術直達每粒種穴,以千畝為單位組織起集約化農業,也使得兵團在我國現代農業發展進程中一路領跑:2100余萬畝農田、全國六分之一的棉花產區、全國最大的節水農業灌溉區、95.2%的種植業綜合機械化水平…
         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共青團農場的一片棉花地中,一名農機手正操縱裝有北斗導航系統的多功能一體化無人駕駛精量播種機在田間播種(2019年4月19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菲 攝
         “統一管理確實讓我們少操了不少心。”王永芳承認,行政指令確保了集約化與高效率,讓她的田間產出和效益都遙遙領先于地方。
         但隨著時代快速發展,“巨無霸”與市場經濟脫節的問題逐漸凸顯。
         曾經巨大的優勢快速消退,職工群眾被縛手腳、企業不強、經濟結構不優。原本讓兵團引以為傲的現代化大田,開始難以吸納年輕一代,一些基層甚至面臨老齡化、空心化危機。
         屯墾戍邊事業發展遭遇困難。兵團隨即做出諸多調整,但因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成效有限。關鍵時刻,黨中央國務院做出戰略決斷,2017年,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啟動全面深化改革,探索完善既使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又有利于更好發揮兵團特殊作用的體制機制。
         改革一啟,變化分明。
         所有“統一”指令全部取消,封閉的門戶向市場打開,40畝土地經營權正式交給了王永芳。
         告別行政指令的捆綁,王永芳和同事們第一次以合作社的方式“抱團取暖”,對接市場。
         改革當年,從犁地、買農資到播種,她的棉田投入比改革前至少省下4萬元。
         選擇權又帶來議價權,優惠和服務登門而至。
         自上而下的指令不再,如今,連隊的大事均須眾人“一事一議”。被選為連隊合作社理事的王永芳,開始深入參與連隊事務的管理。
         牛奶折射的屯墾新義
         政企、政事、政資、政社不分曾經是長期困擾兵團,尤其是基層團場發展的老大難問題。
         深化改革以來,在關系群眾利益最大的團場層面,兵團大幅調整團場的職能和工作重心:使其從經營管理企業,完全轉到增強維穩戍邊能力、加強社會管理、提供公共服務上來。
         同時,為徹底改變政企不分,全兵團近1800家團辦企業與團場行政分離,自主經營、自負盈虧。
         不只在團場層面,在國資國企改革、財政體制改革、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等諸多領域,深化改革均作出大突破,取得顯著成效。
         正是借助改革東風,一家兵團寂寂無聞的乳業小微企業完成蛻變,成為國內乳業市場一匹黑馬。
         新疆是全國第二大牧區,天然草場遼闊,奶牛存欄量位居全國前列,是我國優質奶源產地之一。藍天、綠草、清水,造就新疆牛奶口感醇香、品質上乘。
         但因偏居西北、產業薄弱,新疆卻并非全國奶業大區,更缺少全國叫響的乳業品牌,新疆牛奶“養在深閨人未識”。
         為了規模化做強優勢產業,兵團將第十二師控股的新疆天潤乳業確定為兵團乳業資源整合平臺。
         曾在夾縫中生存的企業,歷經并購、重組、借殼上市等多次大調整,浴火重生。
         面對國內乳業市場的激烈競爭,作為后發者,如何能蹚出一條生路?
         “聚焦低溫酸奶、鎖定年輕消費者、持續產品差異化創新。”企業負責人劉讓給出了答案,避開國內大型乳企的優勢,另辟蹊徑,不惜更高代價與風險,也要通過這三項策略突圍市場。
         不久,新疆天潤乳業推出的多款“年輕化”酸奶產品走俏國內市場,“愛克林”包裝產品銷量在同行業中領先。
         曾經“孤獨的”新疆牛奶,開始走進玉門關,為國內消費者熟知。2018年,新疆天潤乳業進入中國奶業20強。
         時代在發展,屯墾呼喚新的內涵與方式。
         黨的十八大以來,兵團加快從“屯墾戍邊”向“建城戍邊”轉變,推動形成以城鎮化為載體、新型工業化為主導、農業現代化為基礎的發展格局。2017年啟動的全面深化改革,則為兵團高質量發展持續注入強勁動力。
         從2012年到2020年,兵團綜合實力快速壯大,生產總值由1195.95億元增加到2905.14億元,年均增速9.9%。兵團經濟總量占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比重,也從16.0%提高到21.1%。第二、三產業在所有產業中的占比,也從67.5%上升至76.8%。
         改革新方向,兵團新氣象。這片紅色大地,正以更強健的“體魄”,完成新時代交付的屯墾戍邊使命。
        (編輯:張誠)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熱門文章

        欧美一级特黄大片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